happyvalley's blog' A MUGer and Droner

长期更新的MC服主碎碎念

2020-07-05
mc

碎碎念(长期随缘更新)

​ 已经接触MC开服了大概7年了。

​ 从2013年在朋友那第一次听说MC这款游戏开始,到现在购入了一台独立主机来托管运营属于自己的Minecraft社区,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年了。

​ 最开始玩的第一个服务器是MCSKY,那会儿在百度上随便搜的“我的世界”出来的靠前排名的服务器就是它了。不知道为什么连单人生存模式都没有玩过的我是为什么选择了多人服务器,还是这样的一个百人大服,可能是以前玩CS时习惯了服务器的热闹场面吧。这个服务器确实带给了我很多的回忆,并且对我有着许多的影响。还记得进入服务器时看到的公屏聊天栏上各种“带新手玩”一类的聊天,我就跟着那些聊天的内容摸索着学习了大概的Essentials指令。之后便了解到有“圈地”这一种设置,于是在n10的生存点附近跑了大概数百格吧,拿木头在河边的沙滩上搭了个小房子。然后在服务器里遇到了邻居,成为了朋友,他教了我QuickShop商店的用法,我便在家的负一楼造了个小商店。这个服务器是开放Res圈地插件的传送权限的,这也是服务器内玩家的主要交流赚钱方式。我在家里的商店处设置了传送点,并在公屏开始宣传。于是也开始有人来我的商店买东西,我便积累了在服务器的原始资本。之后,我想起了刚开始玩服务器时,许多人四处宣传自己的“新手之家”的事,以及当初大佬带我这个完全不了解游戏的人玩的过程,我就想为了能帮助更多的人,我自己也去做一个吧,于是便有了“新手收留所”。

alt 新手收留所

当年兴奋的在论坛发的地址 现在看来,9*9的狭小空间,一人一层,感觉虽说很是拥挤,但也许这加强了邻里之间的距离吧XD

​ 后来也在不停的扩大着这片地方,这里的建筑也从最开始的两栋变成了后面的五栋,而且大小也是一栋比一栋大。最后这里开了超大的南瓜田、西瓜田(服里系统商店收购这些东西,来钱快),修了几条铁路,前前后后加入了六十多个人吧,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真的是最纯真的快乐。回想起来感觉我以前做的事情和现在自己服里17465做的事情还挺像的(x

​ 后来,在初中的学校里,大家课间休息时会拿出手机来玩游戏。那会儿是智能手机第一次普及开来的时候,4G还只是刚提出了概念,3G手机大火于市场。大家课间休息时喜欢玩联机游戏,只需要一个人打开共享WIFI,大家连接进去便可以一起玩局域网游戏。有些喜欢急速快感的玩起了狂野飙车,而另一些则沉迷于在沙盒游戏中发挥着自己的创造力。我属于后者,那时候在课间大家最喜欢打开自己的MCPE版,创建房间互相联机。当时我的同桌了解到我也有玩MC后,与我在课间联机一起玩的不亦乐乎。偶然一次机会,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开一个服务器。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同意了他的请求。第一次在家里下载了网上随便搜到的服务端整合包,双击启动bat后,命令行出现在我面前,各种不明所以的纯文字处理着实让我愣了好一会儿,但是即便如此,当时对于游戏的热情让我想尽了各种方法,最终依靠百度硬是将服务器东拼西揍的搭起来了,放在家里的G550电脑上,挂着端口映射,就这样跑了一个多月。其实现在再回想,真的是因为朋友的邀请才开服的吗?到底是为什么想要开服的呢?是想和朋友炫耀?又或是想得到玩家的喜爱?亦或是想要赚钱?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钱是没赚到,倒是花费了一大笔的资金在上面,还收获了许多快乐。

​ 2013年12月,意识到在家用电脑上跑服务器并不能很好的满足需求的我,找到了以前玩CS时的小祝。他是CS圈里自己搭建CS服务器的人,自称有物理主机,说可以搭建VPS出售给我,于是我便开始以每个月50元的价格找他租用VPS。直到后来我才发现那个服务器完全就是他从别的地方租用后倒卖给我的,不过现在也不太在意了(扯远了,回到我的服务器上)

​ 第一个服务器在2013年的12月9日成功的开设了起来。服务器的名称起叫“地心游记服务器”,为什么呢?因为我玩的第一个服务器是“天空之城”,想着与其相近的名字,于是便想到了“地心游记”。天空与地心相对应,其实也挺好记的w

​ 服务器的一周目主城建造于地下,是一块用WE简单粗暴的挖空出来的

(2020.4.11)


​ 心情不好的时候又会来写这个奇妙的文章了。之前的还没写完,但之后有兴趣再更新吧。

​ 社区内一个玩家因为作弊被我封禁了,但是有一点与往常不太一样。这名玩家是一名近期在服务器内非常活跃的玩家,且与我的朋友幸奈之间关系非常好。没错,换句话说,就是朋友的朋友。

​ 处理这件事情时,我经历了一番思考。首先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封禁这名玩家,而是将其作弊行为告知了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幸奈。幸奈回复我说其是制作作弊mod的,并且当日早上钻石被偷窃,因为急需钻石所以使用透视作弊挖取了钻石。这是在周三的下午,而当天下午正是我在学校电路分析基础课程的考试,故没有第一时间处理此玩家。当晚考完试后,我进入到服务器,查询该玩家的所有矿石记录,发现该玩家已经不是触犯。其实本来想着该玩家触犯且应急就算了,但查询后发现该玩家在进入服务器不久后就有透视行为,所以我马上就毫不迟疑的对该玩家进行了封禁。

​ 之后,幸奈找我补回了自己在快照服数据同步错误中丢失的物品,我按照其所给的包含NBT数据的give命令将其物品补回,本以为事情到此已经结束,但7.4晚幸奈突然发布了一条投票,说明了该玩家的状况并发表投票公开征求社区其它玩家的意见。他当时直接在群里说“偷窃钻石块的不知道是谁,没人查过,普通玩家也没权限”。因为近期生活造成的其它影响,本身当天心情就不太好,我就直接回复道“没人知道你箱子在哪,你也没说过,坐标也没给,被偷时也没人在群里说话”。当时的我心想:“在被偷盗后一声不吭,自己开个挂还不是第一次,被我ban还有理了?”之前在服务器给幸奈补东西的时候他也没跟我说关于这件事的具体情况,也没带我去被盗箱子的现场,所以我认为这本身不是服务器处理不及时,而是玩家自身的原因。但此之后幸奈在群内多次追问相关内容,我向其解释“开挂是服务器底线”后其依旧说明“受害者在开透视前已经老老实实挖了上百个小时的矿”。他的解释很明显与事实相违背,但又因为他还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想继续与其对线,故退出了BD群。

​ 服务器运营,坚守本分,真的很累。

(2020.7.5)


​ 啊 似乎跑到另一个服务器去了 那个作弊的玩家也没有被封禁。

​ 算啦 似乎这样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 BD交给你啦,辛苦了,灯舞酱。一直以来把锅甩给你负责真是对不起呀。管理类的事务相信你一定能比我处理得更好吧。

​ 而我,即使抛弃全世界,身旁只要有她就够了。

​ 我没有文笔,只能用平乏无味的语言描述所发生的事情。我不懂艺术,只能自己一人闷头冥想。我也不想麻烦或影响他人刷空间、b站亦或微博的心情,便只在自己的这个小博客站记录如此的点点滴滴。

​ 为什么还要在物品的所有上纠缠不清呢……为什么还要死抓不放呢……为了一个作弊的孤儿真的有必要吗……

​ 虽说口口声声是为了自己或玩家讨回公道,可是在我看来你就是偏袒这个作弊的人罢了……

​ 我也曾为你声讨过,你也曾帮助过我许多,可一切就此由一个作弊的第三方搅合而终止了。一切都结束了。

​ 也许这就如你所愿吧,Love_Saber,亦或是你的小号Mashiro_XwX。你这个无耻的作弊者。我会永远记着你,恨着你这个人,恨着所有的作弊者。

​ 不懂你还会怎样得蒙骗着幸奈,亦或是作出其他令人呕吐的事情,但最好不要让我再碰到你。

​ 什么不在群里嘛,幸奈口口声声帮你声讨,我也跟着幸奈所述的内容去追寻你的足迹,一上后台便看到litebans给我发送的记录,有一名玩家有封禁玩家的小号嫌疑,结果就看到了如此令人憎恨的事实,原来5月中旬开始就安排着小号Mashiro_XwX在群里待着了潜水嘛。

​ 物品归还幸奈后就让一切结束吧。如果能让这一切相关的记忆烟消云散就好了。

​ 这一天,我失去了一个曾经的最好的朋友。

(2020.7.6)


Comments

Content